返回
顶部
首页 > 首页 > 聚焦图片 > 正文
人潮汹涌,他们却从未放弃自己的“武侠梦”

现代快报讯(记者 王子扬 李鸣)一个默默无闻的小群演,一个出生入死的大杀手,一次意外,互换身份。群演无意间闯入真实江湖、面临腥风血雨;杀手站到摄影机前,一身隐藏的好功夫、终于大展身手。这是正在热映的春节档电影《人潮汹涌》的情节。这部电影票房不算火爆,但口碑颇佳,尤其是啼笑皆非的故事之外,群演、武侠、功夫、江湖等元素再一次点燃了观众心中的“武侠梦”。

你当年做过的武侠梦,它还好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动作演员、武馆馆主、铸剑师。透过他们的讲述,找寻那些散落在平凡烟火中的江苏人的“武侠梦”。

辍学北漂后,他把武侠梦拍进短视频

左一方,拳脚生风步步紧逼,右一方,闪转腾挪招架有致。突然,一道闪电划过,火焰从手掌间升腾,熊熊烈火包裹了整个屏幕。这明明是街机游戏《拳皇》的格斗现场!但为何像素的动画人物,这会儿全变成了真人?

一切还要从它的拍摄者,徐州小伙孙宁说起。“我几岁时就开始看成龙的电影《A计划》《警察故事》《醉拳》,印象特别深刻,还有李连杰演的‘黄飞鸿’一身正气,太帅了。武侠梦的种子,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埋下了。”孙宁说。

“我哥六年级就在县城武校练习散打,是专业运动员,我十几岁跟他学散打,后来上中学时,我又去了武校。”孙宁表示,辍学北漂,他和哥哥去了北京做了二十天群演,没有工资,实在养不活自己,就到工地里刷油漆贴补家用。“做群演根本拿不到什么钱,大头都被‘群头’拿走了,但是沉浸其中,反倒不觉得有那么苦了。”

△孙宁拍摄现场

后来,孙宁又和朋友们一起去了横店发展。四五点起床,到影视城门口等,吃完早餐,等机位架好就开始拍,有时候会熬夜拍到一两点。“我们拍的片子大多是战争片,各个国家、各个部队的士兵都演过。我还做过三次外围武行。武行分为外围武行和跟随武行,跟随武行就是一直跟着,外围就是戏不够了,调一些武行,没有太多露脸机会。”

△孙宁拍摄现场

2020年,兄弟二人的生活迎来了改变。因为疫情影响,他们不能出远门,于是在老家拍起了短视频。其中乡村版真人拳皇系列短片。这些视频下面,都有数百条评论,数千条点赞,有的甚至有几百万的点击量,观看视频的人从80后、90后到00后、10后一应俱全。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配合我们拍摄,我外公、外婆、表哥、表嫂、表弟、表侄子、舅舅、舅妈以及他们的邻居都上阵了。”孙宁告诉记者,乡亲们都很配合、很热心,这也许是因为,在所有人心底,其实都藏着一个武侠梦。

“那个梦想始终没有走远。我们想做的,就是脚踏实地去做,至于能不能实现,我不知道。享受这个过程吧。”孙宁说。

中年裸辞,只为造一把自己的“神兵”

“四十岁那年,在全家人都反对的情况下,我裸辞了工作,从老家徐州跑到了龙泉。”于卫国而今52岁,是一名铸剑师。

△于卫国

于卫国回忆,自己小时候特别迷连环画,什么《杨家将》《水浒传》如数家珍,特别是画里的刀枪剑戟,尤其让他过目难忘。18岁时,他参加了工作,进入一家小商场上班,工作生活简单惬意,这一过就是20来年。

“记得是2006年的某一天,我在网上搜索资料时,突然被一张精美的宝剑图片吸引,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我浏览了无数的刀剑图片以及相关网站。那时一个大胆的想法慢慢在我的脑海中浮现——辞职、炼剑!”

于卫国告诉记者,2008年的夏天,他踏上了一班前往浙江龙泉的列车。“下车后,我来不及住下,就兴冲冲地冲进一家剑铺,随手拿起一把宝剑,沉甸甸的感觉让我爱不释手,抽刃而出,一股豪情油然而生。”

追梦路上,并不是全是坦途。他本想拜在铸剑名家陈阿金门下,不料却遭到了拒绝,他想靠自己摸索,却发现自己制作的坯子一把也没卖出去。“身上带的钱因为租房、买设备所剩无几,最后吃饭都成了问题,没办法只能吃清水煮面条,这种生活维持了快一个月。”

“毕竟是不顾家人的反对,负气出走,状况再糟也要扛下去!”于卫国说,有的时候山重水复疑无路,只要咬咬牙,就能拨云见日。2014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受邀为电视剧《九州·海上牧云记》设计制作刀剑道具,铁沁的王剑、穆如寒江的寒彻、牧云笙的木剑,每一件兵器都惊艳观众。

△于卫国为《长安十二时辰》制作的兵器

“经过几年的努力,陈阿金师父也看出了我的诚心,终于答应收我为徒。”于卫国回忆,汲取了传统工艺精华,又融入了自己的想法,2019年他操刀了热播剧《长安十二时辰》刀剑兵器的设计、制作,同样获得一片赞誉。

“我相信,只要这个时代还需要英雄,武侠梦就永远不会被时间所淹没。它就在那里,不曾远去。”于卫国说。

真实的武馆,可不像小说里那般风光

“我的武侠梦,其实是从武侠小说开始的,印象最深刻的,当然是各种金庸、古龙、梁羽生的作品。”南京一家咏春拳馆的馆主晁文光说,每个小朋友,可能都有这样一种英雄向往,锄强扶弱、飞天遁地,仗剑走天涯。

△晁文光 现代快报+/ZAKER南京记者 王子扬 摄

晁文光回忆,自己开始开馆授徒就碰上了很多问题:“首先是偏见,很多人都是通过电视节目了解武术的,但是电视又有很多虚构的成分,有人戳破了这个,说根本没有电视上那么神奇,于是他们就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武术。”

“还有,武馆开办之初,生意不是很好。我不得不找很多同行‘取经’,比如在武馆门前摆了一排零食和玩具,以吸引小孩子顾客的目光。”晁文光坦言,武侠小说里开宗立派的一馆之主各个风光无限,但是现实生活中经营一家武馆,要考虑很多现实问题,很多时候不得不向生活妥协。

“虽然有时候也会彷徨,但是绝不能言败!”晁文光告诉记者,授拳过程中,他结识了很多学生,而他们的经历,让自己备受感动,这也是他一直坚持授拳的原因。“比如有一位亦师亦友的老师,姓后,大概跟我母亲差不多大,我喊她后老师。”

晁文光表示,虽然后老师年纪不小了,但是从没停止对武侠梦的追寻。“第一次见面,她就想跟我切磋切磋,让我很意外。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学太极拳出身,习武多年一直探求去伪存真的武术之路,那天我给她演示了我们咏春拳的讲手。”

“第二天她发来照片说,自己的眼睛有点青肿,受了一点轻伤。”晁文光笑着说:“最开始我以为她找过来是要索赔呢,想不到她紧接着说‘看来咏春拳真的有杀伤力。’我们的友谊一直持续到现在,关系非常好,亦师亦友。”

“学生们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们身上的精神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开馆时间越长,我越能感受到,武侠梦是不可能磨灭的,这是我们中国人深入骨髓的东西。‘武’的作用是有能力让天下人放弃武力,长治久安。而‘天下观’,在任何时代,都不会过时。”晁文光说。

(除注明外均为受访者供图)

相关推荐
就地过年 他乡即故乡
  • 聚焦图片
  • 2021-02-01 12:16:33
南京老门西守望者
  • 聚焦图片
  • 2021-02-22 21:15:54
热点
版权所有 江苏现代快报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7~2020 xdkb.net corperation. 苏ICP备10080896号-6 广告热线:96060 本网法律顾问:江苏曹骏律师事务所曹骏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