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顶部
首页 > 热点 > 正文
探寻“源头精神”④ |“全国一盘棋”中的江苏作为


位于山东西南部的微山湖,因为污染问题,曾经很长一段时间被老百姓形容为“一湖酱油汤”。2013年11月15日,以江都水利枢纽为“源头”,一条干线总长1467千米的输水线路,将长江之水由南至北引至苏北、山东半岛和鲁北地区。

要护一湖清水北上,“酱油湖”必须重现昔日“清荷照水、鱼跃鸟飞”的美景。为此,在源头活水的助力之下,一场最为严苛的治污大幕在微山湖周边拉开,微山湖从此由“一湖酱油汤”蜕变成“一湖清水”。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示意图。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示意图。


从江水北调到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近一个甲子以来,活水源头所在地——江苏,顾大局、明大义,始终树立“全国一盘棋”的大局观念和全局意识,向党和人民递交了一份满意的治水答卷。

仅补贴民工劳务江苏就负担近亿元

进入12月,长江北岸的江都,冬意渐浓。登高远眺,江都水利枢纽内4个百米长的大型抽水泵站一字摆开,4条“长河”连接长江,蔚为壮观。这里,是江苏江水北调首站,也是国家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源头。

上世纪60年代,苏中苏北地区水资源分布很不平衡,过境的淮河水是其主要依靠,可外来水终究“可用不可靠”,长江水源丰富,但水位低。为此,江苏决定启动江水北调工程,从长江调水输济苏北。位于长江下游北岸与京杭大运河交汇处的江都水利枢纽,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建设的。


江都水利枢纽。

江都水利枢纽。


“建这样一座大型抽水站,所要面对的困难可想而知,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搬迁问题。” 江都水利枢纽第一代建设者、江苏省水利厅原总工程师沈日迈的女儿沈之望,清晰地记得父亲曾向她描述过当时的情景:征用了大量土地,很多民房被拆迁,附近村民纷纷搬离家园。

在《江都排灌站》一书中也有这样的记载,“在4个站的建设过程中,扬州地区和江都县派出得力干部组成工地领导班子,随时解决劳力、拆迁等重大问题……先后征用土地2600亩,拆迁城镇、乡村房屋2871间”。


工人开挖河道。

工人开挖河道。


江都抽水站及水利枢纽的整体工程共有20多项,国家总共投资1.7亿元,这些工程的土方和建筑物的普杂工,都是动员当地民工来完成的。国家对每个劳动工日补贴0.45元-1元,而江苏地方负担每个劳动工日1.52元。工程总投工量为6441万工日,地方共负担劳务补贴9790万元。主体工程之外,一些配套的骨干河道和农田水利,国家补助一些统配材料经费,剩余的都是依靠地方自力更生解决的。

凝聚无数建设者心血和汗水的江都水利枢纽,也是江苏儿女始于奉献、忠于责任的鲜明写照。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水利工地上灯火通明、号声震天的那一幕,仿佛就发生在昨日。

一大批招商引资项目被挡在生态红线外

江都区大桥镇的长江岸边,是南水北调的取水口。南水北调工程东线取水的管道从脚下穿过,一直延伸到长江。取水口附近,一块写有“江都区生态红线区域——南水北调东线源头水源保护区”的蓝色牌匾格外引人注目。

不远处的长江里,漂浮着一排浮标。为保证南水北调东线水源地水质,有关部门在长江里设置此浮标,以隔绝过往商船产生的污染。不仅如此,江都还禁止南水北调水源地附近建设一切非涉水项目,一大批招商引资项目因触碰到红线,无一例外都被挡在了门外。



“宁可牺牲部分经济利益,也要保证南水北调东线水源地水清天蓝,牢牢把握‘生态修复’关。”据江都区代区长朱莉莉透露,为确保一江清水北上,江都两年内先后关停各类高污染、高能耗化工企业214家;2017年至今,又关闭化工企业319家,关闭长江、大运河、通榆河等重要水体沿线隐患企业55家,取缔“散乱污”企业139家、整改提升214家。与此同时,江都还搬迁、关闭、淘汰了一批落后产能项目,确保生态红线区域内污染企业全部退出。“和当年建设水利枢纽工程一样,江都人的担当精神一脉传承,都是从算全局账、长远账出发的。”

为确保南水北调东线源头“长治久安”,2013年以来,扬州又沿南水北调东线输水廊道规划建设了1800平方公里的生态走廊,将沿江岸线的82.4%划为岸线保护区和控制利用区,沿江纵深一公里范围内3.86万亩土地列入限制和禁止建设区,实现了水源地生态保护从“一条线”到涵养“一大片”。

有水调,还得调好水。源头水质的好坏,直接关系到整个南水北调的成效。自2003年7月1日起,江苏全省禁止销售和使用含磷洗涤用品,推广使用无磷洗涤及替代用品,以减轻其对水质的破坏。今年12月20日起,江苏省撤销、关停长江江苏段设置的水上临时过驳作业区,取缔长江江苏段水上过驳作业,进一步织牢长江水上环保防线。“只有源头水的水质得到了保障,整个输水线的水质才有最根本的保障。”江苏省水文水资源勘测局副局长马倩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一江碧水,一路向北,滋润着沿线的城市乡村,也修复着北方的自然生态。如今,历经多年生态治理与修复,淮安白马湖实现了从“白马大沟”向“白马大湖”的蜕变,成为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中的美丽一景;碧波荡漾的微山湖里,绝迹多年的小银鱼、毛刀鱼、麻婆鱼又回来了……

“全国一盘棋”中见证江苏作为

2020年11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江苏时指出,要继续推动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建设,完善规划和建设方案,确保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成为优化水资源配置、保障群众饮水安全、复苏河湖生态环境、畅通南北经济循环的生命线。

总书记的这番话,是对江苏提出的更高要求。11月15日,江苏省委常委会召开扩大会议,要求深刻理解总书记对推动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建设的重要指示,更好地发挥江苏在“全国一盘棋”中的重要作用,促进南北方均衡发展、可持续发展。


张劲松。邓宇轩 摄

张劲松。邓宇轩 摄


“作为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源头地,江苏顾大局、明大义,既要将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建成建好,又要保质保量供水。”江苏省水利厅副厅长张劲松谈及江苏如何发挥“全国一盘棋”作用时,特别提到了“保质保量供水”的问题。“所谓保质保量供水,即既满足省外供水,又不影响省内用水。当然,如果真的发生矛盾,我们江苏还是要适当过点紧日子的。”

奔流直上的滚滚江水,不仅有效缓解了苏北、山东半岛和鲁北地区城市缺水问题,还为河北、天津、雄安新区、北京供水创造了供水条件。南水北调东线总公司相关人士介绍,以江都水利枢纽为源头的南水北调东线“黄金水道”,已产生巨大效益。资料显示,南水北调工程的全面建成通水,提高了扬州、淮安、宿迁、徐州、泰州、盐城、连云港等7市50县(市、区)受水区共计4500多万亩农田的灌溉保证率;江苏每年可为济南市调引1亿立方米长江水,让济南趵突泉得以恢复昔日的群泉喷涌。


“源头”石碑。邓宇轩摄

“源头”石碑。邓宇轩摄


正如江都水利枢纽入口处的“源头”石碑所刻:“从此,淮北旱涝无虞。流泉鸣处,陇亩平添锦绣,粮仓涌立;碧波荡时,街衢插翅腾飞,万象更新。此则江都水利枢纽工程之为也,其效其益,难述备矣。”

一江春水北送,为有源头活水。历史可见,未来可期。江都水利枢纽走过岁月,历经风雨,见证着南水北调“全国一盘棋”中的江苏作为,书写着新时代“源头精神”的新担当、新传奇。

新华日报·交汇点采访组  任松筠 田梅 包闻军 王高峰 朱威 纪树霞

执笔 纪树霞

摄像 邓宇轩

图片除署名外均由江都水利枢纽提供


相关推荐
热点
版权所有 江苏现代快报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7~2020 xdkb.net corperation. 苏ICP备10080896号-6 广告热线:96060 本网法律顾问:江苏曹骏律师事务所曹骏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