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在新东方烹饪学校突发精神障碍,校方称与己无关-现代快报

女孩在新东方烹饪学校突发精神障碍,校方称与己无关

来源:现代快报全媒体编辑:张爱红2018-08-10 18:26分享
摘要:8月9日,在深圳打工的周先生向现代快报记者反映,他18岁的女儿红红在深圳新东方烹饪学校上课一个多月,因疑似同学恐吓,致使红红突发急性精神障碍。

现代快报讯(记者 邱骅悦)“我把孩子送去新东方是学技能的,没想到学成了精神障碍。”8月9日,在深圳打工的周先生向现代快报记者反映,他18岁的女儿红红(化名)在深圳新东方烹饪学校(以下简称新东方)上课一个多月,因疑似同学恐吓,致使红红突发急性精神障碍。事后新东方不仅没有对他们进行赔偿,还称依据“培训协议”,只能退还50%的学费,这使他无法接受。8月9日下午,现代快报记者就此致电新东方市场部,一位曹姓主任表示,周先生的说法并不属实,红红的精神障碍与校方并没有关系。

开学不到两月,女孩突发精神障碍

“你女儿精神状态很糟糕,不吃饭不睡觉还老是哭,你赶紧过来看看!”2018年7月17日晚上10点,一则来自孩子班主任的电话将周先生从睡梦中惊醒,这则电话使他既震惊、又疑惑:自己的女儿才去学校两个月不到,到底出了什么事?

周先生是四川巴中人,自2007年开始,周先生就和妻子一起来深圳打工。因为夫妻俩长期离家,不利于孩子成长教育,2013年周先生把上五年级的女儿红红也带到了深圳。

2018年6月1日,由于曾经多次留级,18岁的红红刚初中毕业。考虑到女儿学习并不好,周先生花费2万9千元带红红去新东方的经典西点专业报名,并签订了《课程培训协议》,准备让红红学一项技能好养活自己。

8月9日,周先生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说,红红一开始去新东方上课时兴致很高,还经常拍一些上课时制作的西点样品照片给夫妻俩看,并没有什么任何异常。但在6月底和7月初,红红曾哭着给周先生打了两次电话,称自己学不下去、想要回家,但并没有说具体原因。周先生以为孩子是离家太久、想家了,因此并没有放在心上。

△红红在校期间制作的西点样品 当事人供图

直到7月17日晚接到孩子班主任打来的电话,周先生这才感觉情况不对。“到了学校就看到孩子精神状态确实很不对,止不住地哭,两眼无神。”7月18日,周先生赶到新东方将红红接回家,并于27日带着她前往北京大学深圳医院特诊科就诊。经医生诊断,红红患上了“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

△经北京大学深圳医院特诊科医生诊断,红红患上了“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 当事人供图

由于红红的精神状况并不稳定,周先生和医生并不能让她回忆起7月17日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据周先生说,自己通过与红红的反复沟通,得知其在新东方所居住的608号寝室里有几位同学曾多次对她进行恐吓,“她说那几个同学经常在晚上扮鬼吓她,吓完了不允许她跟别人说。”在17日事发前,一位同学还曾“晚上埋伏在放学路上吓她”。

周先生表示,红红本身性格内向,不喜欢与人交流。自从确诊精神障碍后,她整天蹲坐在家里的墙角,更加自我封闭。周先生和妻子带她出去散步时,每当经过人多的地方,红红“手就蜷缩起来,整个人发抖”。

眼见红红已经无法完成学业,周先生联系了新东方烹饪学校,希望办理退学手续、拿回学费。周先生告诉记者,红红的班主任曾通过电话向他承诺,可退还80%的学费。但在8月3日,他前往新东方办理退学手续时,一位黄姓老总却拒绝了这项要求,还称依据报名时签订的《课程培训协议》只能退还给周先生50%的学费。

△周先生与新东方签订的《课程培训协议》 当事人供图

在周先生展示的《课程培训协议》中记者看到,退费规定中确实写了“在读期间因特殊原因申请退学,可获得相关培训费的退还。”退费标准为“开课前申请退学的,退回收取的80%学费;完成1/3学时及以下退学的,核退收取的50%学费。”

周先生告诉记者,在事发后,他出于保守的观念,害怕这件事传出去后影响红红今后的生活,因此并不想把事情“闹大”。因此也没有向新东方索要赔偿,只想要回孩子的学费。但新东方的态度令他无法接受,他准备就此向深圳市教育局进行投诉,同时寻找律师,走法律途径给红红讨个公道。

新东方称校方无责,律师建议可向同学索赔

“家长说的情况并不属实。”8月9日下午,现代快报记者致电深圳新东方烹饪学校,该校市场部一位曹姓主任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红红确实在校内突发精神障碍,但这与校方没有关系。

“我们咨询了一些医院方面的专家,不存在来学校一个月就患精神障碍的情况。”曹主任称,据他们推测,可能是红红在开学前就患有精神类疾病,入学后才发作。但曹主任强调这仅仅是推测,目前校方也没有确定红红突发精神障碍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当记者问起是否存在周先生所说的“同学恐吓”情况时,曹主任表示,事发后班主任曾找过红红同寝室的学生私下谈话交流,但并未发现这一情况。对于周先生提出的退还学费的诉求,曹主任则告诉记者,校方所做的退还50%学费是严格按照《课程培训协议》中的条款来实行的,并不是刻意为难他。

曹主任告诉记者,如果周先生坚称是学校造成了红红突发精神障碍,可以通过司法程序解决此事,“最后看法院裁决,法院划定我们(新东方)负怎样的责任,我们都接受。”

江苏诺法律师事务所律师彭其军在8月9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周先生在报名时已经签订了《课程培训协议》,而红红需要退学的情况又在协议中有明确规定,在此情况下应依据协议中的相关条款来实行,周先生想要拿回全款学费可能较为困难。

彭其军建议,如果红红的疾病真是由同学恐吓导致,则需要寻找同学恐吓红红的证据,只要证明同学的恐吓和红红突发精神障碍存在因果关系,那么周先生能够向这些同学进行索赔。

江苏天熙律师事务所周小迪律师则认为,“学校作为培训的组织方,由他们进行调查是不合适的。”他表示,红红现在疑似因同学“恐吓”突发精神障碍,应当由公安机关介入,对红红的同学进行调查,确定事实,而非新东方自己调查。

周小迪表示,新东方为学生安排了集体宿舍,因此对居住在宿舍内的学生拥有管理和保护职责。如果有证据证明,红红确实是因为在校内遭受同学“恐吓”而突发了精神障碍,那么施加伤害的同学承担首要责任,新东方应当承担补充责任,具体如何定责则需要根据事实认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