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神秘园林被遗忘300多年,美国学者远隔重洋带来惊人发现……-现代快报

常州神秘园林被遗忘300多年,美国学者远隔重洋带来惊人发现……

来源:江苏文脉编辑:张爱红2018-08-10 10:08分享
摘要:目前已经完成书稿的“江苏文脉整理与研究工程”《江苏地方文化史(常州卷)》中,记载了“止园”被发现的来龙去脉。

江苏文脉 | 研究编

《江苏地方文化史(常州卷)》

1996年5月16日至7月21日,美国洛杉矶郡立美术馆举办了一次长达两个多月的展览,分散多年、辗转多处,分属不同机构和收藏家的20幅《止园图册》,首次以完整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

这20幅图册,皆出自明代画家张宏之手,他所描绘的,是同一座中国古代园林——“止园”的全景和不同局部。止园惊艳全球,带给中国学者的,却是震惊。因为,他们对这座园林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止园在哪?何人所建?为何消失? 

目前已经完成书稿的“江苏文脉整理与研究工程”《江苏地方文化史(常州卷)》中,记载了“止园”被发现的来龙去脉。负责编撰《江苏地方文化史(常州卷)》的常州大学周有光语言文化学院副院长葛金华,以及全程参与止园发现与研究的北京林业大学教师黄晓和清华大学博士刘珊珊,向现代快报记者详述了这段被尘封了三百多年的历史。

止园、止园主人和《止园图册》所经历的故事,足够拍一部80集电视连续剧。

1950s 

《止园图册》面世

明清两代流传过程不详,首次出现就在美国

在人们的习惯认知中,提到园林,特别是江南园林,往往首先想到苏州园林。但苏州园林成为一种典范,是清代太平天国运动后才开始逐渐形成的一个审美定式。太平天国以前,谈到园林一般均会把扬州、常州、南京等计算在内。

尤其是在明代,常州园林的名气甚至超过苏州园林。

止园,正是明代常州园林最杰出的代表,在中国园林史、中国绘画史上地位显赫。

1996年洛杉矶举办《止园图册》展的时候,全球学者对止园在常州这件事,尚未知晓。不过,有一位美国艺术史家坚持认为,《止园图册》并非虚构之作,这是一座历史上真实存在的园林,并从此开始寻找止园。

这位学者,就是美国著名艺术史家高居翰。

高居翰长期任教于加州伯克利大学,曾两次获得美国大学艺术学会的终身成就奖和美国史密森学会的弗利尔奖,是海外研究中国艺术史的权威。

高居翰晚年照片。Sarah提供

《止园图册》在明清两代的流传过程不详,首次面世便是出现在美国。

20世纪50年代,高居翰首次在麻省剑桥看到《止园图册》,立刻被吸引。此后他在哈佛大学的讲座和系列论著中,都将《止园图册》列为中国写实主义绘画的重要作品。

1996年 

美国学者寻访

高居翰坚信止园真实存在,但无法说服别人

20世纪50年代,《止园图册》原始收藏者保留下最喜欢的8幅,将其余12幅卖给马萨诸塞州剑桥的收藏家理查德·霍巴特生,整套图册被一分为二。

原始收藏者手中的8幅,在1954年的一次中国山画展上展出过,继而被瑞士的凡诺蒂博士买走;霍巴特的12幅则在他去世后传给了女儿梅布尔·布兰登小姐。后来,那位原始收藏者又从布兰登小姐手中购回12幅中的8幅,布兰登小姐也留下了她最喜欢的4幅。高居翰从原始收藏者手中购得6幅,其余2幅归洛杉矶郡立美术馆所有。凡诺蒂手中的8幅,在20世纪80年代被柏林东方美术馆收藏。

1996年,借由组织展览的机会,洛杉矶郡立美术馆购到了布兰登小姐手中的4幅。展览后不久,高居翰的6幅也转给洛杉矶郡立美术馆。

目前,这套20开的册页分藏在大西洋两岸:美国洛杉矶郡立美术馆12幅,德国柏林东方美术馆8幅。

《止园图册》

高居翰一直相信,《止园图册》描绘的是一座真实的园林,如果深入研究,完全可以根据图册重建止园。然而,图上并无文字描述,他无法确定止园的位置,也无法说服人们相信止园的存在。

他曾委托中国的园林专家将部分《止园图册》在中国发表,寄望于找到蛛丝马迹,然而十几年过去了,始终没有止园的消息。

2010年 

《止园集》被发现

曹汛对比国内珍藏孤本,确认止园在常州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10年。

中国园林史专家曹汛在中国国家图书馆发现了《止园集》,为国内仅存的孤本,非常珍贵。

他通过仔细比对,发现书中题诗和园记正与《止园图册》对应,由此可以确定,止园的主人正是文集的作者吴亮,这座园林位于吴亮的家乡——江苏常州。

曹汛师从梁思成先生,是中国建筑史、园林史研究的权威。当时国内只能见到14幅《止园图》,他委托同样在进行园林研究的青年学者黄晓和刘珊珊与高居翰联系,以求图册的全貌。

远在美国的高居翰听闻找到了止园主人,多年的心愿变成现实,大喜过望。他热情地寄来全套《止园图册》复制件和自己历年收集的园林绘画图像,并建议共同展开园林绘画研究。

2012年,高居翰与黄晓、刘珊珊合作完成《不朽的林泉:中国古代园林绘画》,由三联书店出版。书中用完整一章介绍了止园,在园林史界和艺术史界引起很大的反响。

2014年 

止园旧址确定

位于今常州关河中路以北、晋陵中路以东

常州园林曾有过辉煌的历史,但在现代并不为人所知,与这座城市的遭遇有很大关系。

南宋末年元兵南侵时,常州人便奋起抵御,元《大德毗陵志》称他们为“不达时宜者,不能望风迎降,所以衣冠文物,扫荡无余”,如今常州几乎没有元代之前的建筑遗存。

经过明清两代的休养生息,常州又积累起丰厚的物质财富,但到晚清太平军与清军在常州发生激烈巷战,巨宅名园焚烧殆尽。历经战火还留存至今的只有近园、舣舟亭、约园、意园和未园,和重新修筑的陈渡草堂、暂园等。

那么,消失于历史长河中的止园,究竟在哪呢?

吴亮《止园记》称:“兹园在青山门外,与嘉树园相望。”《不朽的林泉》一书据此推定,止园位于今常州市区关河中路以北、晋陵中路以东的区域。

止园全景图

黄晓2014年曾进行实地探访,发现那里已建成新天地花苑和怡康家园等住宅小区。“止园旧址不辨痕迹,但部分保留为滨河公园,约有二十余亩,为以后进行局部复建提供了可能。”

止园旧址现状。黄晓摄

2017年 

止园重现人间

中国园林博物馆馆藏模型,一件圆明园,一件止园

国内第一座以园林为主题的国家级博物馆——中国园林博物馆,2015年策划组织“消失的园林”系列研究,拟将已消失的历史名园在复原研究的基础上再现。历时两年,该馆打造并展出了两件馆藏精品,一件是举世闻名的圆明园,代表了中国古代皇家园林的最高成就;另一件是明代常州止园,为古代私家园林的杰出代表。

其中,止园复原立雕模型全长5.4米、宽4.4米,共包括山石11处、花木近千株、桥梁10座,以及60多幢各式建筑。

止园模型局部。阚三喜制作

中国园林博物馆的模型展出1年后,前来参观的宜兴博物馆馆长邢娟联系到吴亮的后人吴欢,揭开了止园家族与近代中国历史变迁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上溯到明代,吴家为常州明清两代世家望族,明末尤其兴盛,涌现了如吴中行、吴宗达等显官。

吴亮的父亲吴中行(1540-1594年)为万历朝名臣,是万历年间轰动朝野的“张居正夺情”事件的主要发起者。张居正过世后,吴中行召复原官,进右中允,直经筵,卒后赠礼部右侍郎。

吴中行共有八子:吴雍、吴亮、吴奕、吴玄、吴京、吴兖、吴襄和吴褒,其中三人为进士、两人为举人、三人为太学生。吴氏父子在当地拥有多座园林。其中,吴亮建止园,吴奕建罗浮园,吴玄建东第园、吴兖建蒹葭庄、吴襄建青山庄,各园或以水胜、或以形胜、或以构胜,在当时均富盛名。

吴亮去世后,其子请画家张宏于天启七年(1627)绘成《止园图册》。

吴家后人人才辈出,著名的有故宫博物院重要创办人之一吴瀛、戏剧家吴祖光等。

吴祖光、新凤霞与吴欢

2018年 

故事未完待续

止园主人吴氏家族明清文集整理研究中

如今,止园的发现和研究过程,已成为中美学术交流的佳话。而吴氏家族的故事也越来越受到关注。

黄晓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他和夫人刘珊珊眼下已经将精力投入吴氏家族明清文集的整理研究中。吴中行、吴亮父子的文集,目前找到原本的已有二十余种,对于绵延了五百余年的止园家族来说,这还只是冰山一角。

止园和止园家族的故事,未完待续。

而“江苏文脉整理与研究工程”《江苏地方文化史(常州卷)》的负责人葛金华也已将藏于日本国立公文书馆的《止园集》扫描了回来,并带领团队开始对吴氏家族于明代在常州所筑诸如蒹葭庄、青山庄、东第园等其他园林展开研究,并从止园“独以水胜”的特征出发挖掘京杭大运河、常州古城水系与明代园林之间的关系。同时,也受止园发现过程的启发,从“图文互证”、“历史地理”的角度将《约园词稿》与“约园图”,舣舟亭诗文史料与清代“东坡舣舟亭图”、民国“舣舟亭雅集图”等联系起来研究。

既为“江苏文脉整理与研究工程”《江苏地方文化史(常州卷)》的修改定稿提供新的内容,也为未来撰写新的“常州园林史”做好准备。

止园平面复原图。黄晓、王笑竹、戈祎迎绘

文|现代快报/ZAKER南京记者 郑文静

图片均由受访者黄晓、刘珊珊提供

本文主要参考:

《不朽的林泉:中国古代园林绘画》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

《消失的园林——明代常州止园》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特别感谢

黄晓、刘珊珊

两人均为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博士。目前黄晓任教于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刘珊珊任教于北京交通大学建筑与艺术学院。

葛金华

常州大学周有光语言文化学院副院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