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票房50亿,这部电影5000,网友操心剧组能否挣回盒饭钱

来源:现代快报全媒体编辑:蒋翠翠2017-08-29 08:40分享
摘要:在中国票房网上,从今年5月12日上映起算,这部“青春喜剧电影”的票房只有5000元(宣传方称最后结款为1万元)。网友不无担忧地评价道:“剧组盒饭钱能挣回来吗?”
现代快报讯(记者 郑晓蔚 邱骅悦)在电影《战狼2》票房突破50亿之际,电影《小满的故事之青涩年华》也突然受到了网友的关注。关注并非是因为它的票房超高,而是超低。在中国票房网上,从今年5月12日上映起算,这部“青春喜剧电影”的票房只有5000元(宣传方称最后结款为1万元)。网友不无担忧地评价道:“剧组盒饭钱能挣回来吗?” 

△据中国票房网统计小满的故事仅收获5000元票房

现代快报记者致电该片制作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对票房没太关心”。不过该片宣发方却对记者大倒苦水:这是最失败的案例,从没这么惨过!

导演:比我之前的作品都要好

这部电影早在2015年6月2日就在南昌开机。剧情大意为:农民的儿子小满,靠着勤奋努力考上了大学,来到了大都市。他勤工俭学读完大学,不但收获了知识,还收获了爱情……


△导演三刚

该片拍摄历时10多天,当年6月16日便宣告关机。在杀青仪式上,导演三刚称“拍得快可能是因为青春的涌动,(毕竟)演员都是90后。”他还表示,希望凭借此片冲击2015年底的贺岁档。而之所以推迟了两年才在院线上映,三刚曾于2015年在其博客发过牢骚:“国内每年拍摄了六百多部电影为什么才不到二百部上了电影院?殊不知呀……后期的宣传发行费用居然比前期拍摄费还要高呢!没有个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你想将你的电影进入电影院线简直是痴人说梦!”

不过,今年5月12日电影总算上映了。在三刚看来,这部时长93分钟的电影是他的得意之作。他在2015年8月8日的一篇博文中给这部电影点了个大大的赞,“可以肯定地说,比我之前的作品都要好。”


△《阿满的喜剧》系列海报

对于三刚,网上资料介绍为:中影集团导演,中影阿满影视公司董事长,导演、独立制片人。三刚的父亲张刚是老一辈喜剧艺术家。他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创作并塑造了小人物“阿满”这一喜剧形象,先后编导了阿满喜剧系列片二十余部。而之所以拍摄《小满的故事》,用他的话说,“这算是对父亲的一个交待”。

观众:没啥说的,1颗星

尽管导演对这部作品颇为自信,但观众并不买账,除了超低的五千元票房,还反映在毒舌般的吐槽上。该片主要在南昌理工大学拍摄,所以最先“吸粉”的是这波校友人群。豆瓣网友“桃花仙人”恶评道:“烂到极致,字幕尴尬。”网友“楼下的张大爷”则很看得开:“当成我学校的介绍片和几个发小笑得开心。” 另一位网友“慕言”则轻虐道,“在自己学校拍的,看个情怀。”


△《小满的故事》剧照

而校外寥寥几位看过此片的观众则连“人情分”都没给,直接板砖:“如果不是女生裙子短,可能一分钟都看不下去。大学还像教小学生一样教《木兰辞》?至于小公举爱上凤凰男共同捡水瓶子等渣剧情只要稍稍想一下就能吐出来!”、“没啥说的,1颗星,再接再厉吧。感觉电影水平倒退30年,一点代入感没有。”

还有网友拿总票房5000元这个梗说事儿:“截至目前,5000的票房我贡献了将近百分之一。”

对话该片宣发负责人

“我们想哭,但没人给我们擦眼泪”

为了解更多情况,现代快报记者在导演三刚的个人博客下留言,希望他能接受采访,未见回复。记者又致电制片方中影阿满影视公司,一位工作人员不愿多谈,他给了记者一位该片宣发人员的联系方式,“票房的问题你可以问他。”随后,负责该片宣发的中寰影业公司的朱先生(以下简称“朱”)接受了采访并大倒苦水,称“我们想哭,没人给我们擦眼泪”。


△《小满的故事之青涩年华》海报

排片量0.1%都不到

现代快报:《小满的生活》的宣发成本是多少?

朱:制片方一分钱都没给!你一分钱没有,我能给你弄多少票房?全国这么多影院,我们杀进去,人家不给排片很正常。我们公司27万出去就回来两三千,你说亏不亏。 

现代快报:当时排片量是多少?

朱:排片量连0.1%都不到,估计就北京排了几场。

现代快报:总票房的具体数值是多少?

朱:一万块,不是(网上说的)五千。我们拿到的数据是一万。

我知道肯定要赔,没想到会赔这么惨

现代快报:你们认为票房惨淡的原因是什么?

朱:故事太老套了。咱们现在冲的是80后、90后的市场,你用60后的思想去拍,你觉得好吗?而且,演员阵容不行。没一个明星啊——有一个小明星我也好做卖点啊,这电影压根没一个卖点。投资方说他们女一号挺有名的,我一查,都没我们公司旗下的演员有名。

现代快报:接手宣发这部电影时,你们是不是已经有点担心了?

朱:我知道肯定要赔,但没想到会赔这么惨。我跟投资商挺熟的,不是友谊的话谁敢接这活?我们是使了牛劲,才给他们上院线了。

现代快报:你当时也提醒过投资人吗?

朱:我跟他们说过,他们不信,后来片子上线的时候天天给我打电话,说你给影院排片啊。我说你拼得过人家《侠盗联盟》啊?你拼得过人家《战狼》啊?我们宣传这片子的时候,真的,我都崩溃了。

我们跟一家专业电影网站合作,人家说,“兄弟,这片能收回一千块钱不错了。”大家都是专业人士都不傻。

现代快报:有网友担心说,剧组会不会连盒饭钱都收不回来。

朱:盒饭钱?能把水钱收回来都不错了。

现代快报:那你们现在也是一肚子苦水?

朱:我们想哭,但没人给我们擦眼泪。这是最失败的案例,从没这么惨过!
相关阅读
推荐微信